新芽与故人

来源:本站原创 作者:李静  时间:2019-04-09 【字体:

春末夏初之际,十四局房桥公司家属院小公园里的四棵柳树,发了新芽。

从黎明到黄昏,我都曾路过它,注目过它。细长而柔韧的枝条,在悄无声息中舒展开来,一点点冒出的小小的星星般的绿,一枝一叶,婀娜多姿。它们是最有生命力的树,或平坦、或突兀的树根扎在那一方围起的土地里,一个个沧桑而饱满的生命,经年承受着岁月的风雨,却仍在舒展自己不老的容颜。我从冬天一眼眼看着它的枯黄、落寞,到现在垂下的一条条嫩绿新芽,那种新生命的向上与力量,让我钦佩而感动。

这是四棵有历史的柳树。听退休的老人讲,这个小公园是当年工厂五七队的旧址,四棵柳树是当年五七队的“娘子军”们种下的。

四十多年前,这四棵柳树应该是苦行者的伴侣吧。那个生活艰苦的年代,不知道那些扎着头巾的女人们,是如何在活动板房边上挤出空隙,栽下还只是拇指粗的它们。上工、下工的时候,定会有人顺手给它浇上一桶水,摸一摸它弱小的身躯,培一培它坑里的黄土,看着它们一天天长大,来来去去,满心欢喜。

柳树也是她们的影子,虽然柔弱,却沐着阳光,迎着春风,顽强生长。她们把树栽在心里,心就有了可以栖息的地方。而最美的风景,总是在不经意间远去。一缕风,四棵柳,一些人,便永远定格在那一片飞扬的绿色里。

那些曾经为这四棵柳树浇过水的姑娘们,如今还在这里,却已青春不在,满头花白,步履瞒珊了。

她们仍从它的面前经过,却多是紧紧跟在孙儿的身后。春天,她们提着收音机,边看着小小孩童叽叽喳喳跑过,边扭动着身子随柳条一起摆动;夏天,她们带着孩子在树下乘凉、嬉闹,无拘无束,青壮的柳树也像慈爱的老人般,尽情伸展,似乎再多长一寸就能摸一摸那些小鬼的头;秋天,我曾见过她们站在柳树下,凝眸望穿树上垂下的片片黄叶,心随波动,泪目闪光;冬天,她们只是透过窗看看那些柳树,在严寒里枝干抖擞,返璞归真,裸露出一种坚定的格调。

四棵柳树和年过半百的她们,总能交织在一起。它们是有生命的伙伴,以前是姑娘们呵护着它成长;现在,它们长成了大树,掉过个来,成了老去姑娘们的守护者。

树的根,越老越深;人的心,越久越纯。曾经年轻的姑娘们,看着柳树的新芽一茬又一茬,年轮绕了一圈又一圈,或许只是一瞬间,就贯穿了整个记忆。那记忆里,有最初的勃勃盎然,有青春的躁动不安,有汗水滋养的纯真故事,有对未来的无限憧憬,更有着时光里最美的印记。那里刻满了她们的青葱年华,浸染了岁月的红颜白发。一生很长,一生很短;走走停停,磕磕碰碰,曾经栽种柳树的人,也许还在,也许早已不在;这里也曾拆了建、建了拆,唯独这四棵柳树,依然枝繁叶茂,伫立在这里。

旧树发新芽,恰是故人来。四棵柳树是这片土地最后的主人,它们看着一代又一代的房桥人从树下经过,似乎还在等候着那一张张熟悉的面孔。